小说搜读网 > 刀情环 > 第027章 欣慰

第027章 欣慰

  若非他的父亲生死没有得到确切的证实,估计早在数年前沐剑尘就被赶出沐家了。

  被赶出沐家的沐剑尘,啀有死路一条。

  而且不出意外的话,还是那种受尽屈辱后的死。

  这样的死法有时比活着还令人难以忍受。

  这绝对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所以说,他早就该死了,这句话一点也不为过。

  当然,更重要的是,以他现在的境况,即使能够勉强活下来,以后的人生也不会有太大的出路。

  有沐昭雄亲子的这层身份在,可以想见,他除非一直呆在沐家,否则以后的生活必定不堪设想。

  如此人生岂不是比死还要难过?

  某种程度上来说,还不如死了的好。

  所以权老才会说他该死。

  死了之后万事皆休,才不会受那种罪,受那种苦。

  从这个方面来说,他的父亲非但不是对他无情,而是重情,只是这种情比较另类而已。

  想到这里,沐剑尘深深的吸了口气,突然抬头,用一种坚毅的目光看向权老:“这些年,有劳权老的庇护了。”

  他说得很认真。

  这些年他衣食无忧,本以为是因为沐家嫡系子弟的缘故,现在才知道,一部分是因为父亲的威慑,另一部分就是眼前的这位老人。

  权老一直看着他,所以他脸上的情绪变化怎么可能逃得过他的眼睛。

  看着脸色逐渐平静下来的沐剑尘,并没有如想象中的懊恼,彷徨,权老苍老的面庞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:“孺子可教!”

  一个承受不住压力的人实在不值得他寄予厚望!

  很显然,沐剑尘现在的表现超出了他的期望。

  “刚才是小子无理,曲解了您老的意思,还望您老人家不要怪罪。”沐剑尘诚恳道。

  “哦?”权老饶有趣味的看着他,“说说看,我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箱自苦寒来。”沐剑尘脸色平静,沉吟了一会,眸子中闪烁着一股坚毅之色,“一个人太过安逸,如温水锅中的青蛙,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走向灭亡。我若要活出自我,活出自信,那就只有不断的打磨自己,之前的我就像温水中的青蛙一样,浑然不知危险的临近,也枉费了父亲和权老您的期望。”

  “所以?”权老适时接口。

  “所以我得战胜自己,超越自已,就算不能达到我父亲的高度,但也不能太逊了。”沐剑尘语音坚定。

  “好,你果然懂了!”权老点头笑了,眼中满是赞许之色。

  这是十数年来他第一次对着沐剑尘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  之前的这么多年,沐剑尘的表现一点点的磨去了他的耐性,他本不对他抱什么希望的,就在最不可能的时候,看到了沐剑尘的变化。

  这种欲求不得的结果,现在突然不经意的降临,其个中的滋味委实难以让人形容。

  也难怪权老如此高兴了!

  “小子之前愚钝,让权老费心了。”沐剑尘再次诚垦的说道。

  “呵呵,能说出这种话,证明你的确醒悟了。”权老佝偻的身子似乎都伸直了些,笑眯眯的看着沐剑尘,“一朝之悟,胜过百日之修,虽然你的资质不算好,不过,只要你肯努力,就算达不到你父亲的高度,做到在这片世界中自保,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。”

  顿了顿,权老目光闪动,突然又问:“你的改变老头子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应该来自于不久前的那次秘境之行吧?”

  “正是!”沐剑尘老实回答。

  他的改变的确是那次秘境之行造成的,至于真正的实情,他自然不会说出来。

  这种事情实在太过匪夷所思,就算是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。为了不被麻烦缠身,他决定还是将这个秘密隐藏在心底。

  从此以后,他将以沐家沐剑尘这个新的身份行走于世间,既然再世为人,那就一切重新开始吧。

  记忆中,权老对他确实不错。

  之前的沐剑尘有点二世祖的模样,但权老十余年如一日,包揽了他的衣食住行。

  以他刚才展露出来的实力,沐剑尘绝对相信,就算是安慕郡郡守那样的存在,也会对之以礼相待。

  然而他却甘愿埋没在这里,如保姆一般伺候着他,这样的付出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的!

  权老对他在秘境中的遭遇没有多问什么。

  活到这个岁数,自然知道什么是该问的,什么时候该住口,这无疑是一种生活上的阅历!

  “好,主人的苦心总算没有白费,既然如此,这个给你。”

  说着话,权老随手抛了一样东西给沐剑尘,赫然又是一枚玉简!

  伸手接住,沐剑尘心中一动,抬头看向陈老:“这……”

  “呵呵,我知道你父亲给你留下过一枚玉简,是你父亲崛起的秘密所在,不过,以你现在的境界,估计很难参悟出其中的秘密。而你现在所需要的是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,所以刚才给你的,是一门超越脱凡境上品,又低于极品层次的武技,是曾经主人自创的,只有一个框架,还没有来得及完善,不过就算是如此,你只要悟得其中的三成,就足以自保了。”权老耐心解释道。

  “父亲自创的吗?”沐剑尘点头。

  一个天赋卓绝的天才创造出的武技,其威力可想而知。

  至于没有完善?

  沐剑尘还怕没有完善的吗?

  以他超常的运算能力,补全功法的缺陷只是时间问题,所以这点问题根本就不成问题。

  “权老,你为什么称我父亲为主人?”压下心中的激动,沐剑尘问出了一个心中疑惑了很久的问题。

  以权老的实力,沐剑尘可以肯定绝对高于父亲之上。

  但这样一个高手却叫自己的父亲为主人,这点的确让沐剑尘不解。

  据他的了解,权老并非沐家的人,他的出现来源于父亲一次外出历练,之后才带回来的,权老那个时候就已经叫他为主人了。

  “这个就不是你需要你关心的问题了。”权老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摆了摆手,明显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解释,“等你的实力达到某种程度,自然就会知道,现在知道这些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!”

  沐剑尘点头,这点他倒是可以理解。

  至于权老话中的另一个细节,他也注意到了。

  父亲明明留给自已的是两枚玉简,权老却说是一枚,估计连权老也不知道那枚跑进自已脑海里的玉简到底是怎么回事,不过他也没有多问。

  小心的收起手中的玉简,沐剑尘还想问些什么。。

  权老却已经缓缓踱步走了开去。

  看似走得很慢,可眨眼之间,己经不见了踪影……
  https://www.xiaoshuo.so/novel/34567/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s://www.xiaoshuo.so。小说搜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xiaoshuo.s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