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被绑架了(1 / 1)

花凝霜在学习如何当女帝,贵为天女,也有她的使命。天天玩耍是不可能的,顶多休养十天半个月时间。

清晨起来上早朝,吃写东西休息会儿又接着午朝,事情多才要午朝,事少就不用了。在屋内批阅奏折,睡觉。

官员们互相弹劾其她官员,满满一堆像极了一座泰山,丞相荆水澄提示她“官员们呈来的奏折需女王细心判断,有人夸大事实,有人所说确实如此。”

“我们国家有欺君之罪吗?”

“是欺骗殿下您的罪么?”她摇头说“从来没有这条罪名,需要可以加上。”

怪不得偌大的书房满地奏折,两百平米地儿全放女官们写的废话,真正的女王大概是被她们给活活气死的。

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她们敢乱写一通呈递上来也是没有规矩约束不正确的行为,花凝霜思量很久才决定“故意夸大事实,无中生有诽谤同僚,罚银十两鞭打二十以示惩戒。”

“有些奏折是从前的,也要罚么?”

“过往不究,从今日起。”她弯下腰,随手捡起一本奏折翻看“派人过来把这堆书叠的整整齐齐,放在一边,本王细看。一时半会儿看不完这堆,明天后天不上朝了。”

荆水澄低头看着满地奏折,眉头紧蹙“两天也看不完这一地奏折。”

花凝霜把手上的奏折放在书桌上,对她说出心中的想法“上一休二,迟早会把这堆奏折全部看完,先紧着安排当天的,有空闲时间就抓紧处理过去的事。”

“嗯。殿下是沙里淘金,一地的奏折,有用的不知道能有几本。”

穿越过来实在太清闲,忙起来就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废人。白天借阳光批奏折,夜晚把灯放在旁边,看的眼睛都疲惫了。

五本里仅一本有用,十二本里才有一本重要的事情要告知,花凝霜边看边骂“那群闲着没事干的老娘们,没事找事真有一套,孩子名字中带有‘花、凝、霜’三字中的任何一字就批判同僚对本王大不敬。”

白天也有一模一样的奏折,当时还问过旁边的荆丞相,她说压根没有这条例,而且非王室成员的花姓姑娘不少。

最后看到官员的名字“赵淑娟”,发现奏折还存在着重复问题,顿时心累如麻。

明天再加一条规矩,一月以内不得呈递内容相同的奏折,违者罚银十两。

花凝霜在批阅奏折的过程中嗅到香味,站起来仔细闻,却找不到来源在哪儿:是谁在书房内放的熏香吗?真是有心了。

渐渐感觉到困意渐浓,四肢无力,连回宫殿的力气都没有。右手紧贴额头,眨巴了几下眼睛就倒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

门外两个守夜的宫女早就已经被黑衣人点中睡穴,倒在了门口,黑衣人镇定自若的打开房门走进去,扛起目标就离开。

直到第二天正午,花凝霜才醒来,她感觉有人扛着自己,内心慌乱“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?你是什么人?快放开我!”

“少挣扎少受苦。”

这是一个大男人的声音,目前可以推断出他腿特别长。个子一定高大,肯定打不过他。

被他扛着肩膀上好不舒服,呼吸不顺畅,肚子没法好好起伏。

“我现在就已经够受罪的,快放我下来!”花凝霜挣扎的时候被他打了下屁股,她羞得对他破口大骂“你这个下流下贱下三滥,到底想要对我做什么?”

黑衣男子没有为她的话而恼怒,反而出言刺激她“你都说我下流下贱了,还不知道我想对你做什么吗?”

“为什么抓我?我们曾经有仇吗?”

“面都没有见过,你说呢?”

得知真女王和他没结仇,她理直气壮的要求他放了自己“那你还不赶紧放我走人?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,快点放我下来!”

黑衣男子怕她掉下来,又往上托,手无意碰到不该碰的地方,引得她尖叫“啊啊啊!死变态你做什么?”

“清净一点儿!你是不是想被堵住嘴?”

委屈极了的花凝霜欲哭无泪,担心自己贞洁不保,声音低下来,苦苦哀求他“大哥,你就行行好,放我回去吧,行么?”

她怕头发尖子会碰到地上的泥巴,就用手抓着,另一只手捂着屁股防色狼。这姿势保持太久,手都已经酸麻了。

“之前是可以考虑放你回去,但是你刚才骂我下流下贱下三滥,叫我变态,这笔账可得好好算一算。”

花凝霜心知他根本不想放自己走,讲出来的话也是冠冕堂皇,被气的不轻,可仍相信天无绝人之路。

只要说软话说好话,他或许会良心发现,从此弃恶从善。

最新小说: 唐家废婿杨潇唐沐雪 小少爷,六年了,跟我回帝都吧杨潇唐沐雪 第一弃少江北辰王雪舞 慕朝烟墨玄珲 虎胥杨潇唐沐雪 帝风李璇 赘婿无敌杨潇唐沐雪 国之利刃杨潇唐沐雪 龙门之主做上门女婿杨潇唐沐雪 龙门之主杨潇唐沐雪